麒麟网代理:望台南仙山

仓禹界失去仙桥后,天地均衡,给下头的修士一条生路,于是在望台界呈现一个新的小飞升池,仓禹界专用。后来仓禹界渐渐衰败再没了人飞升,那飞升池也就废弃了。 

废弃的飞升池成了一口普通的潭子,杂草丛生,长得比人都高。 

三人落下看着还没一间屋大的水面愣愣出神,他们的前辈就是从这汪水里迈进仙界的?这也太小了吧? 

食小二下认识往前走,快到水面时嘭的一声被拦住了。 

血刀魔道:“它毕竟还是个飞升池,即使废了犹有威严,我们进不去的。” 

食小二点点头,回来:“我去找找四周,看有没有什么记载。” 

按说,飞升池旁边应该有人驻守守护飞升池指引新人的。 

金锋血刀魔也分了不同的方向去找。 

最后在草窝里找到废墟,翻找出褴褛的桌椅柜子,还有些四分五裂的玉简来。 

把一切能找到的一截半截的玉简全凑在一同,大约能看出些什么来。 

这是用来记载什么时分飞升上来了哪个,来自哪里,去向何处。 

那时,飞升的人还多,这里也繁华,有得油水捞,而且也是结识后起之秀的好时机,所以做的记载也详尽。再后来,随意画两笔而已。 

等这里废弃了,这些记载也成了没用的东西基本无人带走,倒给了这三人时机。 

整理了老半天,剖析出来不少事情。 

首先,早期飞升上来的人由于多,抱成团,在望台界重建宗门,以后飞升上来的人自然参加本人的门派。但随着后来人越来越少,仙界宗门之间互相倾轧,这些宗门也渐渐的消逝了,不是被毁灭,就是被兼并。 

看关于一剑门的记载,起初,是有一个一剑门的,但后来就没了,后头飞升上来的一剑门的人参加的门派有好几个。这些材料不全,其中并未看到血刀魔的记载,但看日期推算,血刀魔飞升的时分还是有一剑门的。 

“不晓得一剑门没了还是被收了。”血刀魔皱着浓粗眉毛,很不快乐,他的想法里,一剑门在仙界也该是牛掰的存在。 

金锋收起玉片:“我们去外头探听探听,才几万年前的事情,不难探听。” 

食小二掰着手指头:“那是你老人家上来没隔多久一剑门就没了啊?” 

血刀魔一脚踹过去:“呵,你厨家还不断在呢,你回去认祖归宗啊。” 

小兔崽子。 

食小二捂着屁股跳:“我姓食,我姓食。” 

金锋却认真考虑:“厨女那个女人记仇的很,她能由于在鲛人身上吃瘪特地生孩子报仇,一定不会由于仓禹界厨家的衰败恨上我们,我觉得很有必要摸清她和仙界厨家的底。” 

食小二一个寒颤:“我不去。”会被打死的。 

金锋鄙夷:“谁认识你啊,左右我们在游历,路过厨家左近不行吗?” 

“反正不能暴露我以前是厨家人的事。” 

就这胆儿。 

“师傅,我的意义是,咱一剑门上来的前辈们多鹤立鸡群啊,咱尽管去找当今哪些门派的剑修凶猛,总会找到。还有前辈们的名讳绰号,才几万年而已,定美名仍盛。” 

金锋说着说着豪气顿生,遐想当初,他连筑基都无望,往常?几万年都不看在眼里了。他可是仙人了,寿命起步以万算。 

“这是条思绪,不过这是要撞运气的,还有更稳妥的法子。” 

“什么?” 

血刀魔:“找个历史长久的门派混进去,去查他们的记载,普通考究的门派里都会记载外头的大小事。” 

食小二:“那咱不如直接找个最大的音讯楼子,怎样也比咱本人查快。” 

血刀魔否认:“没弄清一剑门怎样消逝的前不要泄露咱的身份,更不能让人晓得我们在查。” 

万逐个剑门是被群灭了,呵呵,他不得报仇的?报仇不得暗搓搓的来? 

三人分开此地,不断飞,看到有城池落了下去,进城。 

不需求刻意去寻,自然有做引导的小孩见着生疏人迎上来。 

食小二笑嘻嘻给他几颗灵石,仙人不稀罕,但小孩能拿去买零嘴。 

“小子,给咱哥俩儿说一说望台界前十大门派。” 

血刀魔是魂体,藏在金锋身上。 

小男孩接过灵石,老成启齿:“别界来的呀,拜师学艺?第一大好去处是厨家啊,我一看你就是个厨子,怎样?要拜进厨家吗?我有路径。” 

食小二摸脸:“我哪像厨子?” 

呸,他才不去厨家。 

“不学厨,说说别的。” 

小男孩哦了一声:“那你先给我说说你喜欢什么呀,刀还是剑还是仙术啊?” 

食小二瞪眼:“哪来那么多问题,直接说十大门派,说细致了,除了厨家。” 

小男孩胆色壮,丝毫不怵食小二,领着他们一边渐渐走一边渐渐掰着手指头细数。 

“洪德宗…天地门…无极门…合欢宗…” 

两人对视了一眼。 

等打发走了小导游,血刀魔传音:“徒弟,去合欢宗吧,你熟。” 

金锋呵呵:“师傅你肯定我熟的那个合欢宗跟他人家的合欢宗是一家?” 

“咳,总之,那小孩不是说了吗,合欢宗存在百万年了,几万年前的材料肯定有。”血刀魔不正面答复金锋的问题,呵呵,一家?有夜溪那家伙在合欢宗早跑偏了。 

金锋头疼:“万一此合欢宗不是彼合欢宗呢?” 

食小二啧啧:“肯定不是一样的,但是,我们之前看那些玉简残片上的记载,下头飞升上来的合欢宗的人很多是进了合欢宗的。哥你怕什么,她们又不会逼你双修。再说,她们能逼得成你?” 

金锋瞪眼:“我不过是个低阶仙人,遇上比我修为高的,岂不是,岂不是…”任人施为? 

食小二吭哧吭哧的笑,也不知想到了啥。 

“那算了,选个别家吧。”血刀魔怎样忍心自家独一徒弟被野丫头摘了去,启齿道:“刚才不是说有个南仙山的?名头不如他人但存在时间也很久吗?离着也不远?就去这吧。” 

金锋一想,点头:“也正好,南仙山以剑修为长。但我得找个适宜的身份吧,总不能做新弟子拜山头吧。” 

血刀魔当然不肯,可惜,他是本尊飞升前留下的,对仙界之事并不理解,出着主见:“看看他们有没有交流弟子相互学习的布置,若是有,弄个交流弟子的身份进去。” 

这种事情在上个仙界见过,感情好的门派间小辈会相互交流换个环境换个思绪,有助于开阔眼界和心性。 

金锋心道,人家交流弟子不提供身份信息没有晚辈带队的?不好蒙蔽过去呀。但,先去探听探听,不定可发现什么漏子能钻呢。 

Categories麒麟网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