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网官网:疑似天命人

“但能修炼到顶阶强者的人至少是一个自律的人吧?每个人都有共同的行为习气,身边物品会透显露一个人的性格来。一个修炼至巅峰的强者,总不会是个糜费时间的人。”

这一点没问题,糜费时间最可耻,就没见哪个逆天而行的仙和魔愿意把时间糜费到吃喝玩乐无所事事上的。 

夜溪继续道:“固然这是他的随身洞府,准绳上他心念所至想去哪里就能霎时出如今哪里,但出于性格习气等等,格局上的布置应该是用得越多的中央离他的寓居地越近,而一切空间平均分配在某个点四周才是,总之,应该有一定规律,但眼前这样…走火入魔了?” 

吞天听着渐渐道:“说来,是这个道理,比方我,我是炼丹的,所以我搜集的药材总是依照药性年份寒暑请求寄存,不是刻意如此做,而是本能如此,这便是你说的潜认识显露出的性格习气了。” 

夜溪点头:“所以,你从这份地图上能剖析出他是个什么性格?假设没有走火入魔把小洞天撕了重组的话。” 

半天,吞天道:“想来修到十阶的人,年岁很老很老很老了,不可能是个玩弄人的庄重性子。若不是走火入魔,便是刻意如此了。那么,他为什么刻意如此呢?” 

两只沉思。 

火宝看看这个,看看那个,启齿:“是要藏什么吧。” 

唰,两只同时看他。 

火宝傻傻一笑:“不是如今还没人得到传承吗,那肯定是藏起来了呀。” 

“从结果逆推,是很有可能存在因果关系。”夜溪一笑:“顺着这条思绪想,小洞天改容换貌是为了躲藏,躲藏魔祖坐化之地,那么——咱把它恢复过来试试。” 

“改容换貌?改容换貌…”吞天若有所思的念念有词,突然惊叫一声,眼睛亮起:“啊,我突然想到一个阵,是木精看过但没有摆出来的,叫做偷梁换柱混元阵,是一个很高级的阵法,包含了幻阵与空间变化之法,以小界精灵之力不可能布出,但十阶魔祖…须臾山也是幻阵。” 

所以说,这位魔祖擅幻阵。 

夜溪一喜:“这是什么阵法?” 

“一个能改动空间布置的高明大阵,通常用来防卫,进入其中的人犹如进入随时改动结构的迷宫,出不得出,入不得入,你觉得曾经走过千山万水,但实践只是在原地打圈。” 

“听着很凶猛,这里会是吗?” 

“不晓得。”吞天耸肩,老实道:“木精得到的古阵法里并不是很全,偷梁换柱混元阵她并未研究出什么,我只是觉得眼前情形与木精看到的描绘相似。” 

“那你晓得怎样破?” 

“试试吧。”吞天并没什么把握,这会儿想起无归的好了,若是他醒着,管什么阵法什么空间,一眼看破。 

“我们上魔舟,只看地图没用。”吞天招呼着夜溪和火宝起飞,心里有些没底,暗暗祷告,可千万有用千万有用,不然他都没脸跟随夜溪了。 

嗯,等等,明明本人是只炼丹炉的说! 

突然有种了悟,本人是要奔着十项全能去的啊。 

好吧,挺好。 

正异想天开,夜溪一个手指弹上去。 

“瞎想什么,赶紧给我破阵。” 

吞天忙收敛心神,认真往下方望去。 

夜溪也在同时察看着,她不能只依托三小只,虽然无法修炼,但能学的学问还是要学习的。 

“嗯,这块属金,那块属火,那一块是…哟,还有雷属性?凶猛了,”夜溪吹了声口哨,在地图上做标志:“不愧是仙魔界的顶尖强者,小洞天里竟把一切修炼属性都给搜集齐了?五行,风雷冰,不知有没有光和暗?时间和空间呢?” 

火宝兴致冲冲:“会不会有对应的精灵呢?” 

嗯,仙魔界的顶尖强者啊,饲养个精灵什么的并不稀奇。 

觉得到火宝对同类的执着,夜溪有些无法,暗暗考虑,是不是该让火宝离去,由于,她真实没兴味养更多的精灵了啊。 

也不是厌恶,而是,身边人太多了对一只丧尸王来说觉得有些怪。毕竟不是那些不需求近身接触想吃就吃的丧尸手下。 

问:“火宝,你是不是很想与别的精灵生活在一同?” 

吞天没动,却支楞起耳朵。 

火宝愣了愣,认真想了想,才道:“并不是很想。” 

“那你那么等待遇到别的精灵,难不成是为了——吃?” 

吃? 

怎样可能,他又不是无归那个家伙。 

“嗯,猎奇吧。”火宝挠了挠头:“我从没见过别的像我一样的精灵啊。嗯,遇到过的那几个不算。那个木精女人,更像个鬼。拍卖场那个金精,更像个人。至于无归吃的那些水精,嗯,像玩具吧。”火宝说到这里有些惘然,大眼睛雾蒙蒙的看着夜溪:“是他们不正常,还是我不正常?精灵终究该是什么样子?” 

哦,这是对人生啊,生命的来源啊,个体与群体啊,之类的深奥问题起了探求之心了。 

嗯,得鼓舞。 

“那再遇到了精灵先给你好好研讨。”夜溪如此道。 

考虑是好事。 

火宝开心的笑了。 

“再决议是去是留。” 

火宝嗝了下,总觉得那个“留”的意义是留到无归肚子里。 

“那假如是不厌恶的精灵能不能不要让无归吃?他吃我足够了。” 

这傻孩子哟。 

夜溪捏着他的脸悄悄扯了下:“好。” 

转头,瞪眼:“破了吗?” 

吞天无语,就凭火宝比本人小点儿对他微风细雨对本人就河东狮吼?都是小同伴要不要这么大差异?当心我疑心人生哦。 

“有些门道了。再等等。” 

夜溪很疑心:“真的有?” 

吞天梗着脖子:“不然你来。” 

夜溪:“我来就我来。”手指随意一指:“去那里。” 

吞天无力:“你肯定要糜费时间?” 

“怎样是糜费时间呢?”夜溪嘿嘿一笑,指着本人鼻子:“我闻到了熟习的滋味。” 

什么意义? 

夜溪不解释,驾驶魔舟在天空中划了道弧直直向前,半个钟后又拐了个弯儿直行,再一个钟后又调整道路飞了一段。 

Categories麒麟网产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