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网官网: 无仇笑戏三人面

老三那皮糙肉厚的古铜色大手缓缓伸过来,已近在天涯。夜无仇的笑容愈见寒冷,细长的眼睛弯成了一道似上弦月但实真实在风险至极的弧度。 

倏然,夜无仇动了。他不动则已,一动便如脱笼之鹄,聿皇如惊风.拳头随意的在空中一闪而过,狠击在老三的巨掌之上,隐约间有淡金光辉流转。那局面,想想吧,一个两米开外,浑身肌肉夸大,身宽是普通人二倍不止的壮汉和一个匀称身体,一米七左右的少年对峙,构成一种让人触目惊心的比照。夸大地说,夜无仇就是山岳跟前的一个微缺乏道的蝼蚁! 

就算壮汉此时之意不在攻击,但周围人照旧不会以为夜无仇会占到什么廉价,毕竟体重在那放着。在他们的印象中,夜无仇被反震地后退几步才契合常理。 

但结果却让人大跌眼镜,夜无仇随意的一拳如违背定式普通,老三胳膊一软,从胳膊上传来的宏大震力让他不由闷哼一声,连退几步。而夜无仇身子却危如累卵气淡神闲,看样子,他所做的,仅仅是随意挥了一下拳而已。 

老三本来善良地看着夜无仇的笑容凝固了,不由瞪圆了眼睛,像是不信眼前之事。他的眼光流连于夜无仇与另二人之间, 

这时,老大如闷雷般消沉的声声响起:“老三,这小子有点猫腻,好好和他玩玩。” 

“和我玩?你也配?”夜无仇轻笑道。他悄悄前探手,一股淡金色的斗气旋于掌心,他将手掌抬至胸前,金芒跳动如精灵,随夜无仇指尖律动而舞步蹁跹。 

老三感遭到这股气息,一愣,旋即大笑:“哈哈,我还以为你有点实力呢,原来是区区四级斗士啊!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就这实力还敢和我斗。” 

他没留意到的是,夜无仇的斗气之色,并非低等级斗士的黄色,而是淡淡的金色! 

老三好一阵冷言冷语,为方才那一拳找回面子,只不过是在言语上。心中轻轻均衡一下,猛向夜无仇冲过来,气势汹汹,有如被激怒的暴兽。 

“气势倒不错,只是实力差了点。” 

眼见老三冲势将至,夜无仇并不焦急。而老三则心中一喜,方才他心中还对夜无仇的实力没底,但如今,老三的身子曾经在不短的间隔中冲将起来了,攻击自然带着一股冲劲,所形成的伤害只能更大。就算夜无仇可能有些实力,但此时老三照旧觉得本人胜券在握。毕竟,你见过那一个骑兵在平原上作战输给一个步兵,所依托的还不是冲劲? 

“呵!”老三大喝一声,一股黄色的斗气凝聚在他的铁拳上,带着呼呼风声直击夜无仇的腹部。眼见就要得手,他心中大喜,他置信,这一拳下去,夜无仇不死也得脱层皮。 

谁知夜无仇悄悄一笑,有如闲庭信步,行云流水,用最文雅的动作来了一个转身,轻松躲过那一拳。老三一击未中,心中一惊,不由为夜无仇的矫捷所动容,他刚欲再补上一拳。但万事皆有两面性,其有益处就固然会有害处,冲锋固然具 

有强大的攻击力,但这是树立在能打到对手的状况下,假如一击未中,如是这样,想停下来都是难事,更甭说说再补上一拳。 

夜无仇一个华美侧身,老三贴着夜无仇的胸前过去,无数漏洞顿显无疑。老三情知要糟,赶忙凝聚斗气于后背,以期能阻挠夜无仇的攻势。但怎奈落花有意流水无情,老三以为夜无仇的动作他能够猜中,但……那一刻,夜无仇忽然笑了,并未像老三的揣测那样攻击他的背部,而是……伸脚! 

“扑通!”一声大响。老三冲得有多快,摔得就有多重。他可是飞进来一米左右,直挺挺的全身着地,摔了个大马啪。 

一阵压制的笑声响起,老大老二脸色青红变幻,显然觉得面子受损。霍起庸在一旁冷眼旁观,深深地凝视了夜无仇一眼,眉头不觉皱了皱。 

“呵呵”夜无仇不由笑的很开心了,阴翳的心情一扫而空。他毕竟是少年,童心未泯,眼下心情大好,童心不免就被勾起。 

他摸了摸手指上黝黑的纳戒,冷然傲立计上心来。 

老三从地上爬起,灰头土脸的,形容着实有些搞笑。他恶狠狠地盯着夜无仇,怒火中烧,全身肌肉涌动,阴森森道:“小子,你惹怒老子了!开山拳!” 

浑黄的斗气犹如百川到海,自老三身体各处迤逦会聚至拳头上,一击而出!其威势,可谓惊人!这开山拳赫然便是一星斗技。 

斗技就是用斗气以及任何以斗气为原型的力气催发出的技艺,六大职业者体内的六种力气皆是以各职各业的学徒的斗气为原型,当学徒满十级是,力气的转化便是打破至更高门径的首要条件。 

斗技从弱到强分为一星到九星斗技,而十星斗技就是神技。 

卖相华美的斗技“开山拳”猛击向夜无仇,大可有一击将夜无仇轰杀的气势。 

本来有些五体投地的夜无仇此时竟呆在原地,作思索状,忽然,他苦笑一下,淡金色的斗气运转,手掌此时已变得通透晶莹。 

“碎玉掌” 

夜无仇一掌拍出,其威势竟不啻于开山拳。 

“碰——”一声响,斗气的余波如火花般四射而出。 

那老三顿如受挫的羚羊,猛的向后退了几步。夜无仇一愣,脸上顿时浮出无法的神色,飞快的装作被击退的样子猛退几步。他装模作样的停下来,捂住胸口,像是受了内伤。 

他内心苦笑啊,这“碎玉掌”可是他会的唯逐个个一星斗技,没想到照旧可以将对方击退!本人拿什么来和他拼啊~~,早晓得多学几个一星斗技。这年头,想玩玩没有足够的准备还真不行! 

周围人可没那眼力发现夜无仇是在扮演。他们心中惊叹啊,这少年,凶猛啊!能击退老三,是何等的实力啊! 

老三心中一惊,怔怔地看着夜无仇。夜无仇苦笑一声,叹道:“我不是成心将你击退的,真的,不骗你。”这可是夜无仇的肺腑之言!但听在老三的耳朵里,那就是**裸的寻衅!是是可忍,孰不可忍的寻衅! 

他咆哮一声,四肢并用,斗气全力倾注,状若猖獗。夜无仇似乎应和了老三的心机,拳打脚踢,华美的斗气时时冒出,但所释放的斗技只要一个,那就是“碎玉掌”。 

好久,一阵猛然的斗气动摇爆炸开来,正酣斗的两人在一阵让人目眩神迷的斗气中各向两边退去。老三与夜无仇皆如断线风筝,双双倒地。 

躺在空中,纳戒光华闪烁,夜无仇似乎早有预谋,动作纯熟的背对众人视野,将一样东西往嘴角一抹,嘴角顿时鲜血如注,汩汩而流。 

夜无仇踉踉跄跄站起来,似痴似醉,他瞟了眼倒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老三,咧嘴一笑,蔑视道:“区区一匹夫,也学人打家劫舍,为非作歹?我都替你们丢人啊。”言讫,又口齿不太分明的向曾经呆若木鸡的史间道:“他输了,这最后一个名额是我的吧?” 

此刻的史间痴呆状猛点了几下头。 

转过身,背对着众人,用舌头舔了一下嘴角的“血”,狡黠的一笑,这番茄酱的滋味还真不错! 

Categories麒麟网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