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网平台:还是要去合欢宗

但也不能群殴啊。 

有个看着年长的师兄之类的启齿:“我们一对一商讨,不用灵力,只过招。” 

金锋嘴一咧:“我只要半天时间,时间一到别缠着我。” 

狂妄。 

“好。”四周齐齐一吼。 

半天后,金锋整理下狼狈的形容,一哼,踩着大刀飞走了。 

留下一地哎哟哎哟的南仙山弟子。 

“他力气怎样那么大?正面相撞,我的虎口都麻了。” 

“身形也比我们快,他是不是躲藏了修为?” 

“可他没用灵力啊。” 

“唉,还是吃了兵器的亏,那刀太特么沉了,咱的剑,剑…” 

被四周人瞪着,说不下去了。 

好吧,是我傻,拿着小细剑劈重刀,我的错。 

金锋进了藏书阁,由于身份只能在一层打转,但他找到了一些关于望台界的编年史,便没必要往上走了,半天时间在一层里这里转转,那里翻翻,并没只按着历史书查找。 

固然只要一年时间,但由于有大约的时间和线索,所以一个月后金锋终于在里头看到了一剑门的名字。 

被收编了,并入别的门派。 

那个门派叫做——合欢宗。 

呵呵哒。 

“这可真是——缘分呐。”血刀魔如此道,喃喃:“可为什么是一剑门并入合欢宗,不是合欢宗并入一剑门?” 

金锋老实道:“由于不是人人都能修剑,但人人都能双修。” 

没体验过双修的血刀魔:“” 

所以人家合欢宗遍界开花薪火永不熄呐。 

食小二:“哥,咱要去合欢宗了?” 

金锋头疼,此合欢宗绝对不是彼合欢宗,没有他家姐姐驻扎过的合欢宗没有家的滋味啊,相反,他有点儿恶感,毕竟看惯了全新合欢宗的小黑花们,习气了顶着一张懦弱脸蛋儿实则彪悍不讲理的墨衣部。 

并不想去,但南仙山关于一剑门被收编事情的记载就这么几句,说一剑门收徒越来越少,却越来越多的人分开望台,致使门派凋谢,被大宗门合欢宗友好收编。 

“头疼啊,为什么是合欢宗,南仙山收了不是更适宜?” 

但一南一北,合欢宗离着一剑门近,人家南仙山离着太远,若是人来了大家都是剑修接纳也就接纳了,但显然,一剑门的人不愿放弃门派之地,是连着宗门一同并入的。 

金锋一下一下轻砸脑袋:“去?不去。不去?去。” 

食小二突然道:“哥,有批交流的弟子这两天就到,里头有合欢宗的。你说,合欢宗到南仙山来交流的弟子,肯定不是交流双修之术吧…” 

食小二跟着金锋进来,不几天就胜利打入南仙山弟子群,与金锋截然不同,南仙山弟子对他可亲近的很。由于他天天做菜修行,那么多色香味俱全的饭菜谁遇上送谁,如今,曾经有一批弟子每日定时固定守在小院里了。 

食小二好说话,饭菜白送不要灵晶,你若不好意义就用食材来换,食材还不好得吗?去得后山猎便是。一来二去的,大家越来越熟,无关紧要的事情都与食小二说一说。 

所以食小二没跟着萧宝宝真是屈了才。 

还有人开玩笑问食小二是不是厨家的人。 

吓得食小二连连承认,只说本人崇尚厨道,受厨家启示对厨家敬慕得很,但历来没接触过。 

自厨女横空出世后,不少人茅塞顿开也尝试以厨入道,也有成了的,特别望台是厨家发迹之处,走上厨道的人不少,并不止是厨家的人,因而弟子们并不觉奇异。 

食小二却是被刺激的心有所思,揣摩着怎样走一条与厨家并不完整相同的厨道来,揣摩着揣摩着想起了夜溪,唉,假若本人跟在姐姐身旁,或者早开拓出属于本人的道了。 

姐姐的口味…呵呵。 

金锋听了食小二的话,眼睛一亮:“你是说,前来的弟子是来交流剑道领悟的,有可能正是一剑门的门下。” 

血刀魔隐隐冲动:“等她们来,交好。” 

金锋眼珠一转,拍向食小二肩头:“这个任务交给你了。” 

食小二鄙夷眼,但没回绝。 

过得两日,南华山迎来一批交流生,其中合欢宗的十个女弟子特别惹眼。 

血刀魔不喜:“怎样竟是女子?” 

不是他看不起女子,而是——这人比花娇似水柔情的,是修剑的? 

还真是修剑的。 

鸳鸯剑。 

没几天食小二就得了确切音讯。 

“我的天啊,望台合欢宗全是女子!没男的!她们来南仙山有联姻的意义,找人跟她们双修鸳鸯剑。” 

没男的? 

金锋怀疑:“她们全是往外嫁的?” 

不可能吧?便是女嫁男是大流,但高阶仙人怎样可能被门派放出?总不能合欢宗高阶女仙人们全往家里娶? 

食小二道:“我探听了的,这个合欢宗啊,跟咱的一点不一样,全是女弟子。宗里有男的,不过只是炉鼎,用来修炼的。若是有哪个仙子想嫁了,要么,嫁进来,要么,娘家婆家两边跑。反正正派夫君是不能留在宗里的。” 

这真齐了怪了。 

“为什么?” 

食小二耸肩:“说是会分心,耽于男女之情会影响修行。” 

这是合欢宗能说出的话? 

金锋问血刀魔:“师傅你还让我去吗?” 

理想比想象更惨,原以为本人会被强娶了,结果只能是炉鼎,连个名分都不给。 

血刀魔:“找时机跟那几个女子接触,看她们的师傅师祖再往上,有没有一剑门的。” 

金锋去接触了,或者说,对方主动凑上来的。 

没方法,每日剑坪上商讨,清一色的细长长剑中一柄宽厚大刀,舞刀的少年锐利不可一世,那俊朗的面庞,无一丝多余肥肉的精瘦身体,利落潇洒的招式,不可能被合欢宗的弟子忽视。 

“鸳鸯刀也不错呢。”女弟子吃吃的笑。 

另九个女子也笑得吃吃,然后对视,达成商定,谁凶猛谁就把这刀花给采了。 

有两个当场上前商讨,被金锋毫不留情直打到地上才罢休。 

面子上不美观,可眼底更炽热了。 

金锋面无表情分开,心里鄙夷,这也叫剑修,呸! 

食小二:“人家比你修为弱能打得过你?” 

金锋恼怒:“打不过我还想——” 

没好意义说出口,两女眼底的炙热他不是不明白,还不是想把他往床上拉? 

更想念自家的合欢宗了。 

再出门,各种偶遇,各种攀谈,金锋也不回绝,把本人装成一个心中只要修行的懵懂少年,三句话不离刀修剑修,不动声色的套着对方的底。 

可惜,十个女子往上数十代了,也没有一个名号是血刀魔熟习的。 

“难道是并入合欢宗之后改了名号?” 

血刀魔心里有些不妙,改名号?当一剑门的人都是好性子呢? 

总觉得一剑门被收编有什么内情。 

此时反而犹疑了,若真有什么,怕是要拖累金锋。 

“走吧,我的本尊绝不在此,合欢宗里也不会有我的记载,我们多跑几个仙界,总会找到。” 

他要放弃,金锋却不干,怎样说他也是一剑门的弟子,有那个义务和义务清查前辈们的去向和安危。 

Categories麒麟网新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