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伦堡以南八十公里,铁路镇索利-伊列茨克,中亚方面军司令部,脚还没踏进作战室大门,方面军司令官肖烈日大将那标志性的大嗓门似乎已经把作战室的窗玻璃震得簌簌发抖。

“……这里,新谢尔盖耶夫卡村,距离索罗钦斯克不到三十公里。”

先到一步的参谋长胡惊怖上将立即在地图上指出了位置。

肖烈日这才跨过门槛,眼角的余光朝胡惊怖所指之处略略一瞥,抱臂追问道:“许魂怎么?黑前能拿下索罗钦斯克吗?”

胡惊怖摊手道:“侦察部队在村庄外围被敌战车部队击退,主要行军纵队也遭到敌远程炮火袭扰。一装集拟投入两个装甲骑兵旅进行迂回攻击,并请求航空部队先行展开火力压制——看来许魂还没有绝对的把握。”

肖烈日眉间顿时腾起一股杀气:“打电话给方永杨,命令他集中手头所有能飞的玩意,把那个什么泄了又干村,给我从地球上抹掉!再给许魂发电报:不要磨磨蹭蹭犹豫不决,外围的据点留给后继的步兵解决,战车部队全力迂回前进,10尽速夺取索罗钦斯克,一举封堵俄军退路。”

“遵照司令官之前确认的方针,已经给第二航空集团下达了全力支援第二装甲集团军的命令,虽然尚未收到方永杨的回电,但想必他不会有所迟疑。”

胡惊怖完犹豫了一下,心提醒道:“司令官,通往索罗钦斯克的公路正好穿过新谢尔盖耶夫卡村,运送步兵跟补给的卡车没办法在野外跟随战车部队迂回跃进。”

肖烈日却显得毫不在意:“卡车留在后面等一等,先集中战车跟半履带装甲车迂回嘛。六十里地,对这些铁脚板来也就一顿饭的工夫。”

胡惊怖伸手推了推鼻子上的巨大方框眼镜:“那就有必要提醒许魂,让他尽量在战车跟半履带装甲车上装载步兵跟补给,以免卡车队久等不来……”

肖烈日双手往腰间一叉,嗤鼻道:“方永杨那几百架飞机炸过以后,还能剩几个活人?骑兵进去扫荡一下。卡车队就能继续跟进了,没必要浪费时间调整装载。”